影片总数: 今日: 影视库 小说总数: 今日: 小说库
各位老铁,目前所有视频均可以使用电脑发送视频弹幕,新增影片收藏更新后邮件提醒功能。
背景颜色

第881章待遇的差别



白母的话,令白依妍神色一僵,她难于置信的望着妈妈:“为什么要问这个?”

白母叹气道:“别当妈妈眼瞎,我看得出来,他对你有意思。”

白依妍一听,浑身打了一个冷颤,心口翻涌着不舒服的感觉。

“妈,我一直把他当成我的哥哥来看待,你能不能别这样说!”白依妍是真的一直把他当兄长来敬重的,没想到妈妈竟然会将他们配对。

白母见女儿如此的反感,立即安慰道:“好好好,你别生气嘛,我也是为你好,看你最近情绪低落,就希望有一个人来照顾你。”

“妈,一会儿他来了,你千万不要提这事!”白依妍一脸严肃的说。

“放心吧,我不提了,其实,我觉的他还是不太适合你!”在白母眼中,裴洛清是配不上她女儿的,裴洛清只是一个大学教授,领的是死工资,虽然家底不错,可想要大发展,大富大贵,却是不可能的,她过着贵妇的生活,自然也希望白依妍以后不需要为钱发愁,也希望她能够嫁给一个富有的男人,过着豪门贵妇的好日子。

白依妍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路过楼梯的时候,听到下面传来两个弟弟打架的哭声和争抢声,她不由叹气摇头。

当她推开房间的门时,裴盈就坐在她的床上,一脸不可一世的表情看着她。

“你在我房间里干什么?”白依妍的房间,是这个家里最小最暗的一间。

在之前,裴盈是不想来这个角落里的,因为,她觉的晦气。

可是,她今天是有求于白依妍的,所以,她还是来了一趟。

果然,太久没有居住的房间,有一种潮意,令她浑身都不舒服。

“姐姐,你别冷着个脸嘛,我们之间应该也没有深仇大恨吧。”裴盈努力的扯出几抹假笑说道。

白依妍却无视她,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拿了手机出来,打算刷刷新鲜事。

裴盈盯着那只手机,目光放出了光亮,随后,她想着,要不要偷偷的翻她的手机,找到季越泽的号码,可仔细想了一下,她觉的没必要这样偷偷摸摸的,她完全可以大大方方的问白依妍要。

只要她开口了,白依妍敢拒绝吗?

“姐姐,你应该有季越泽的手机号码吧,给我一下,可以吗?”裴盈还真的理直气壮的开口直接要了。

白依妍抬起头,目光清凉的扫过她:“不给!”

以前,白依妍可没这底气,如今,她却觉的,自己凭什么要这么痛快的把自己的男朋友号码给别的女人?

气氛一时之间很尴尬,裴盈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到底。

没想到白依妍竟然直接就给了她两个字。

“白依妍,你就是见不得我好是吗?你要知道,你跟你妈吃我家的,住我家的,用的也是我家的,你现在跟我装高傲,是不是装的有些过份了?”裴盈立即怒气腾腾的指着她尖叫起来。

白依妍想要捂住耳朵,不想听她的话。

可是,堵住耳朵也是没用的。

这番话,白依妍已经听了无数次了,似乎每一次争吵,裴盈都要拿这些话来堵她。

“我妈是你爸的妻子,合法的,她用他的钱,也是合法的,你别忘了,我妈给他生了两个儿子,更加合法!”白依妍抬起头来,一字一字的答着,半点也没有了当初少女时的怂样。

白依妍的话,把裴盈呛的一句话也答不上来。

随后,她更加恼火:“你呢?你凭什么用我家的钱?”

“就凭我是我妈的女儿啊,我用的是我妈给的钱!”白依妍依旧答的理直气壮。

裴盈再一次气的脸色铁青:“你妈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就只会拿这两个儿子当借口,天天用我爸的钱去打扮自己装扮贵妇,可她是什么出身,我会不知道吗?一个不知道是哪个山沟沟出来的贱种!”

“啪!”裴盈刚骂完,白依妍就伸手敏捷的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

裴盈脑子一蒙,脸上受痛,红白不定。

“你敢打我?”裴盈简直不敢置信,白依妍从小到大,连她的手指头都不敢动一下的。

白依妍又冷又狠的瞪着她警告:“你要再骂我妈一句,我今天就撕烂你的嘴!”

裴盈被她这样一警告,还真的一句脏话都骂不出来了,张大嘴巴,一时不知道该哭还是该骂。

白依妍冷冷的盯着她说道:“你想要季越泽的电话号码吗?别做梦了,我不会给你的,以前,我的什么东西,你都可以抢,但他,你不能抢,记住了吗?”

裴盈还真的没有见过白依妍这种发狠的表情,她又呆掉了。

随后,她突然捂住被她打的那一侧脸,哭着往门外跑去。

白依妍脑子有些胀痛,她没料到裴盈最大的能耐不是欺负她,而是,告状。

此刻,她捂着被她打的证据,只怕她今天中午的午饭,又不能好好的吃了。

果然,很快的,悲宏就上来了,一起上楼的还有慌慌张张的白母,以及哭的委屈又可怜的裴盈。

“依妍,你是不是打小盈了,还不快跟她道歉?”白母一上楼,不等裴宏开口,立即就上前质问白依妍了,虽然声音很轻,但看得出来,她还是有些不安的。

白依妍淡淡道:“对啊,她对我不敬,我就打她了!”

“白依妍,我女儿到底又哪里惹到你了?你骂她几句不行吗?为什么要动手打人?你看看你把她的脸打成什么样子了?”裴宏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脸颊肿了起来,那就一个心疼。

刚才白依妍也的确是下了狠手打的,而且,她又练了跆拳道,下手的时候,力度自然是要比普通人更重几分。

裴盈半边脸都是麻的,所以她才会那样委屈,哭的像个受害者似的。

白依妍却冷淡道:“我嘴笨,骂不过她,所以我只能利用我的强项了!”

白依妍练蹂拳道这件事情,大家都知道的,这也是为什么裴盈永远在她面前只能逞嘴上之快,不敢真的跟她打架,因为,跟白依妍打,她永远只有输的份。

白母在旁边焦急不己,轻斥道:“小妍,你胡说什么呀,赶紧跟小盈说声对不起,打人就是错的。”
主:www.wxkdy666.com 备:www.kdy666.com
本站所有信息均采集于互联网,若有侵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