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总数: 今日: 影视库 小说总数: 今日: 小说库
各位老铁,目前所有视频均可以使用电脑发送视频弹幕,新增影片收藏更新后邮件提醒功能。
背景颜色

第836章两种结果



季越泽一字不漏的把保存好的录音内容全部听完,浑身僵冷一片,随后,他仿佛生怕自己不够清醒似的,冲进了浴室里,用冰冷的水,浇在脸上,刺骨的寒意,彻底的激了他打了一个冷颤,这一下,他是真的清醒了。

季越泽返回客厅,拿起了手机,又仔细的把录音内容重复的听了一遍。

白真真那悔恨交加,带着一丝不忍的语气,令季越泽恼恨的攥紧了拳头,这个女人有什么资格惭悔,她为了钱,伤害他的父母,如今才觉的这件事情做的残忍了吗?

呵,真是可笑!

而更令季越泽心寒的是自己叔叔的行为,简直可恶到天地不容的地步。

为了得到继承大权,竟然伪装成笑面虎,脸上一套温和谦逊,背后却玩着如此阴险歹毒的手段,是他把白真真找过来,推到父亲的身上去的。

这个白真真真的像极了父亲的初恋女友吗?父亲真傻,竟然会分不清自己所爱的是坏如蛇蝎的女人,还把性命搭上了。

季越泽越想越气恨,最后,他直接带着那只手机,去了季枭寒的公司。

在去的路上,他的双手还紧紧的握住方向盘,手背处的青筋暴起,可见他在忍受着一种多么巨大的愤怒和怨恨。

“白依妍,真不知道你是善良还是愚蠢了!”季越泽脑海里,一闪而过是那一张挣扎着痛楚之色的漂亮眼眸,季越泽喃喃的问。

白依妍竟然拿到了白真真的录音,可她却并没有第一时间交给自己,她还是在维护着白真真,原来,爱情和亲情之间,还是能分出一丝重要性。

很明显,她对自己的感情,远没有她对白真真的那一份亲情更重要。

又或者,根本没有可比性。

季越泽的心就像混乱的暴风雨,狂躁,迷茫,想要找到一个平息的理由。

到达帝王大厦的楼下,季越泽直接踏入,大步走向大哥的私人直达电梯。

季越泽是季家二少爷的身份,从来就没有隐瞒过,所以,当他大步穿过大厅时,引来的只有女人那惊艳的目光。

哪怕季越泽一脸清冷之色,也让他狂热的女粉追捧不己。

可能是季越泽紧绷着的表情,再加上他脸上又贴着几片创口贴,给人一种冰封千里的感觉,四周的女人虽然对他发出惊叹声,却没有谁敢靠近他,甚至向他索要签名和合影。

电梯门,直接关上,飞速上升。

季越泽紧紧的握住那只手机,直到他踏进大哥的办公室。

季枭寒早就听到助理的传报了,知道弟弟来见自己,看见门推开,他立即皱眉道:“你受伤了,怎么还没去医院做检查?”

“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一定要来告诉你!”季越泽说完之后,就把手机举了起来:“这是白依妍的手机,她去见过白真真了,还录下了白真真的口供,看样子,这件事情,真的是季凛做的。”

“让我听听!”季枭寒俊脸瞬间沉郁了下去,声音透着急促。

季越泽打开了录音,兄弟两个人听了一遍之后,季越泽冷怒道:“哥,这就是证据,我们可以再一次让他滚进牢里去,他这个毫无人性的凶手。”

“小泽,我也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季枭寒听完了录音手,俊美的脸色也闪过惨白和愤怒,可是,他却比季越泽更加的冷静,他沉默了几秒后,终于做了一个决定。

季越泽见大哥竟然并没有像他一样的立即把这录音当成证据,去告季凛,他脸色大变,隐着一股怒气:“哥,白真真说的话,你没听懂吗?季凛找她设了美人计,害死了我们的父亲,这仇不共戴天,必须要赶紧让他受到惩罚。”

“我知道,小泽,他当然有罪!”季枭寒猛的抬起头,目露痛楚的望着自己的弟弟,深沉的眼眸瞬间就红了一圈,随后,他声音低哑的说道:“你知道爷爷的时间不多了吗?”

“什么?”季越泽浑身犹如被雷劈到,震颤不止,一双俊眸睁的大大的,令他那过份深黑的眼瞳都泛起了颤意:“哥,你刚才说什么?爷爷怎么了?”

“爷爷的时间不多了,我亲耳听见的!”季枭寒双手交叠抵在额间,仿佛要掩盖自己那红了的眼眶,他也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可是,事实就是这么的冷酷,强迫他接受了这份痛苦。

“怎么会这样?我也跟爷爷的医生打过电话,医生告诉我,爷爷情况一些良好的,哥,你听谁说的?谁在胡说八道?”季越泽简直不敢置信,这跟他所听到的结果不一样,他接受不了。

“是爷爷和奶奶聊天,我偷听到的,这是真的!”季枭寒语气一片的悲沉。

“是吗?这是真的吗?”季越泽突然有些站立不稳,直接就坐在了他的办公桌上,神情一片木然:“难怪上次我回去见他,他好像又瘦了,脸色也很不好,原来是这样!”

“小泽,我能理解你想把季凛绳之以法的心情,我和你是一样的,恨不得他罪有应得,可是,挑在这个时候,把他送上法庭,让他承认自己是杀兄罪人,爷爷要是知道,他该多痛心?只怕……”季枭寒几乎说不下去了,因为,那样的后果,就是爷爷可能直接被气死,还会走的不安宁,死不瞑目。

季越泽终于体会到了季枭寒这复杂又矛盾的心情了,他也变得沉默了,两眼僵滞。

季枭寒喃喃道:“爷爷看似对他无情,可毕竟也是他的儿子,小时候,听说他把季凛看的比爸爸还重,觉的他未来肯定很有出息,所以,当年他帮我把他送进牢里的时候,才会大病一场,那是因为他真的很心痛,自己以为骄傲的儿子,却做了这种令他心寒的事情,这一次,要是让爷爷知道,他还杀了自己的另一个儿子,爷爷肯定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的。”

季越泽一只手撑在一侧的眼睛处,另一只眼,红了一圈。
主:www.wxkdy666.com 备:www.kdy666.com
本站所有信息均采集于互联网,若有侵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