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总数: 今日: 影视库 小说总数: 今日: 小说库
各位老铁,目前所有视频均可以使用电脑发送视频弹幕,新增影片收藏更新后邮件提醒功能。
背景颜色

第七十一章拉拢



叶凌飞这句话让钱常南等人颇显尴尬,谁也想不到会有人如此不给面子,会给钱常南难堪。

钱常南不愧是混迹职场多年的老油条,那份修养绝非是普通人所能比得。就看见他忽然一笑,用手拍了拍叶凌飞肩膀,如同老朋友一般亲热道:“小叶啊,大家只是开了玩笑,就凭我这身老骨头怎么能参加国际比赛,也就是自个玩玩而已,上不了台面。”

“原来如此啊,钱副总及各位领导不要见怪,我这个人没什么学历,高中毕业,还是和老师拉关系搞到的毕业证,脑袋不灵活,一时还没转过弯来。”叶凌飞立刻换上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连连道歉,那股真诚的劲真让在场的人认为叶凌飞刚才不是有意的。

钱常南本来就是要拉拢叶凌飞,虽然因为叶凌飞刚才那句话心中不是很高兴,但没有表现出来,相反倒是陪着叶凌飞笑了两声。

“小叶,这几个人你都应该认识吧。”钱常南问道。

“算是认识。”叶凌飞点了下头道,“都是公司的高层啊。”

“叶经理说得什么话,以后你可是我的领导,要多多关照我这个属下。”朱俊面带笑容,拍了叶凌飞一个马屁。这拍马屁的本事,朱俊绝对一流,那生产部部长的职位一般是靠朱俊实力,另一半就是靠这拍马屁的本事。

“得了,我这个组织部的部门经理干什么都不知道呢,还关照你,我说应该是你关照我,怎么说生产部可是一个肥差,下面各个工厂哪个不听生产部调度。”叶凌飞说着把目光挪向范文通,“范厂长你说是吧。”

范文通没想到叶凌飞会把话题挪到自己身体,不由得一愣,本能反应般点头应道:“是啊。”

钱常南也看出点苗头了,这叶凌飞就是一个得势就猖狂的小人,说话总是带着一股流氓的气息,让人听起来很不舒服。他对孙恒远等人说道:“你们先去玩,我和叶经理有点话说。”说着,一拍叶凌飞的肩膀,两人朝着不远处椅子走去。

钱常南坐在椅子上,翘着腿,对叶凌飞说道:“小叶,你认为这里如何?”

“这里不错。”叶凌飞心不在焉回答道。

“这里可是望海市数一数二的私人会所,一般人是来不了这里玩。来这里玩得,哪个身家不几百万。如果你喜欢的话,我看你以后来这里也不成问题。”

叶凌飞哦了一声,看起来兴致并不是很高。这家会所在他眼中算不得什么高档会所,真正奢华的高档会所他不是没去过,至于那些国外名流常去的所谓上流社会舞会他也是常客,谁让他的关系通天,国家政要也和他联系密切。

钱常南看见叶凌飞兴致并不高,他误会叶凌飞是对这保龄球不感兴趣,就笑道:“小叶,你不要以为这里仅仅是保龄球,这里好玩的东西多呢,只要你肯花钱,保证让你玩得乐不知返。”钱常南眯起眼睛,将脸凑近叶凌飞,yin笑道:“这里的小姐可那是极品,绝对外面那些普通货sè所能比。”

“钱副总,这些都不是我感兴趣得。”叶凌飞撇了撇嘴道,“没意思,有时间还不如打打游戏,泡泡小妹妹。至于在这里找小姐,那更可笑,极品怎么了,还他娘的不是一个脑袋一张嘴,我还不信她能长出两张嘴。”

“呵呵,说得也是,看来我和你不是一个时代的人,这想法自然不同。”钱常南被叶凌飞说得打乱了方寸,刚才本已经想好了拉拢叶凌飞方法,就是让叶凌飞羡慕自己的生活,只要乖乖听自己话,来这里玩自然不在话下,哪里想到叶凌飞根本不理这一套。本来打算挺好,现在全部落空了。

钱常南感觉叶凌飞这家伙有些傻冒,别人都喜欢的东西,偏偏这个家伙都不喜欢。要是一个聪明人,就像朱俊、范文通那类人,很容易拉拢。最难拉拢的就是傻冒那种人,傻乎乎的,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钱常南不自觉地把叶凌飞归结到傻冒那类人,心里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总裁哪根筋不对了,竟然会同意这个傻冒担任组织部部门经理。

虽然心里这般想,但上并没表露出来。他咧着嘴笑道:“小叶,说实话吧,我今天约你出来就是想和你交朋友,这以后大家也好有个照应。”

“钱副总,我这个部门经理真不知道能干什么,我上面不是有一个陈副总吗,你可以多和她拉拉关系。”

一听到叶凌飞提到陈玉婷,钱常南鼻子哼出一声,不屑道:“那个女人人情不通,什么事情都讲究原则。就仰仗着自己是集团公司唯一的女xing副总,就嚣张跋扈,我就看不惯她。”钱常南和陈玉婷之间发生过无数次争论,当初就为了工厂生产管理人选问题,陈玉婷和钱常南僵持不下,最后还是张啸天出面,才选定了人选。

钱常南一直都对陈玉婷不满,也找机会对付陈玉婷。只是并没有一次得手,陈玉婷这个人做事光明磊落、敢做敢担,一时倒也难让钱常南抓到把柄。

叶凌飞装出糊涂状,不解问道:“钱副总,难道你们之间还有矛盾?”

钱常南意味深长拍了下叶凌飞肩膀道:“小叶,你还年轻,这公司的事情你需要慢慢了解。不过不用怕,只要你跟着我,我不会让你吃亏得。顺便给你透露个消息,那个陈玉婷这个副总当不长。好了,不说了,咱们去打保龄球去。”

“怎么又是这件事情?”叶凌飞心中暗想,“难道陈玉婷有什么把柄落在他们手上?”看着钱常南又去打保龄球,叶凌飞迟疑着站起身来,他正考虑自己是否应该卷入新亚集团这场权力之间的漩涡。对于他来说,这场为了争权而展开的暗战没有任何意义。就在他正在考虑时,突然感觉手机一阵震动,叶凌飞拿起手机,就看见秦瑶发来一条短信。短信上写道:叶大哥,你在哪里,我现在很想见你,我…..我想自杀。;
主:www.wxkdy666.com 备:www.kdy666.com
本站所有信息均采集于互联网,若有侵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