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总数: 今日: 影视库 小说总数: 今日: 小说库
各位老铁,目前所有视频均可以使用电脑发送视频弹幕,新增影片收藏更新后邮件提醒功能。
背景颜色

第0158章药到病除

晚上十一点多钟时,紫荆花园核心住宅区,毗邻东山居的南天阁里,薛哲等一干白大褂正在跟纪明合力检查高远志的身体指标。
在刘怀东离开的这两天时间里,纪明一直按照刘怀东临走前的嘱咐去做,葡萄糖跟各种有营养的盐水就没给高远志断过。
而其他几个西医则是为了巴结高远志,相约每天分三班轮流来参与护理。
这一点毕竟人家也是好心,纪明没也不好拒绝。
不过那帮人知道自己的医术在这里没什么卵用,只是跟着护理护理也就算了,可那个叫薛哲的王八蛋,却是俨然已经把自己当成了高远志的私人健康顾问,平时没少对他们指手画脚,甚至对纪明也是各种打击。
“纪先生,你这样每天只是用葡萄糖吊着高总的生命体征,我认为没有丝毫意义!”
其他人在纪明的指示下,忙着给高远志血管上扎针时,薛哲再次嗤之以鼻的开口,“我认为高总的这种病,应该是医学史上从未出现过的病症,应该及时送往帝都的大医院观察治疗。”
“这种情况凭我们的医术根本就应付不了,每拖一天高总的情况也许就会恶化一天啊!”
“薛大夫,我已经说过了,我朋友刘怀东会有办法解决高总的病症的,或许以高总现在的身体状态,根本就经不起从花都到帝都这一路上的颠簸折腾了。”
纪明颇为不爽的瞪了薛哲一眼,没好气的回了句。
说实话,其实在两天之前,纪明还是挺崇拜薛哲这个经常在各大权威平台发表论文跟专利的名医的,甚至于在医大上学时,纪明还把他和其他几位老教授的照片做成海报贴在墙上来着。
不过经过这两天的相处,纪明对眼前这个文质彬彬的家伙态度和看法可谓是大为改观。
怎么说呢……以前有多崇拜他,现在就有多恶心他吧。
薛哲好像压根没看到纪明那不耐烦的眼神似的,依旧不知好歹的接着开口,“呵呵,刘怀东?他要是真能治好,那他上次怎么不直接出手,我看他出去找药材是假,怕丢人跑路了才是真吧!”
“你看?你不戴眼镜跟瞎子没什么区别,你看得准么?”
就在薛哲说完这句话,纪明脸上流露出几分怒容时,卧室门口却是突然响起了一个带着几分调侃意味的声音。
屋里能动弹的众人都是不自觉的扭头看了看,而后便发现门口站着一对最萌身高差的俊男靓女,正是出门两天才从花都机场赶回来的刘怀东和孙雅两人。
“东子,你回来了!”纪明看到刘怀东时,瞬间眼前一亮神色大喜。
薛哲则是直接把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好像见鬼了似的指着门口的刘怀东,“你你你……你怎么来了?”
“呵呵,瞧你问的这白痴问题,外面门开着我就进来了呗,还能怎么来的?”刘怀东一脸嫌弃的冲薛哲翻了个白眼。
“医者难自医这话说的还真是没毛病,哪天有时间真的找个精神科的专家好好看看你的脑子吧,要是信得过我来代劳也成,不过我的诊金可是很贵的。”
“你!”
薛哲一脸怒容的伸手指着刘怀东,刚要说什么时,却突然感到有股无形的气场压在自己身上,让他不由自主的浑身一个激灵,愣是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这时纪明才激动的跑到刘怀东身边,目光灼灼的问道:“东子,药带回来了吗?”
“别担心,这呢,肯定药到病除。”刘怀东信誓旦旦的拿出装着金蚕蛊骨灰的小玉瓶晃荡了几下,而后直接走向高远志。
“哼哼,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江湖骗子能拿出什么灵丹妙药这么神奇,居然敢夸下药到病除的海口!”
所有人都有些期待的看着刘怀东时,薛哲那家伙却是相当不知好歹的跑到刘怀东身边开始冷嘲热讽。
刘怀东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冷笑一声神色鄙夷的说道:“那就把你的眼睛睁大了好好看着,免得等会儿吃屎的时候吃不香。”
听刘怀东这么一说,在场众人这才想起来,貌似之前薛哲曾跟刘怀东有过一个赌约,那就是如果刘怀东治好了高远志,薛哲就当众吃屎。
原本这个赌注所有人都当成了一句气话,压根没人放在心上,毕竟一个逛电视台健康栏目组就跟逛自己家一样的名医当众吃屎,这事任谁听着都会感觉不那么现实。
可没想到今天刘怀东居然再次把这事摆在明面上提了一嘴,这就让纪明等人看薛哲时的目光都有些怪异了。
只有身为当事人的薛哲,则是在听到刘怀东的调侃后,一瞬间脑袋充血脸色通红。
不过还没等他再次开口打几句嘴炮,刘怀东就已经拔掉了插在高远志身上的那些管子和针头,跟纪明要来一杯温水,将金蚕蛊骨灰倒了半瓶进水杯里搅匀,而后扶着高远志靠在床头上,小心翼翼的喂他喝下了那杯水。
“咳咳,咳咳咳……”
一杯水喝下去后,高远志顿时猛烈的咳嗽了几声,好像就跟呛着了似的,直接睁开了眼睛。
“高总,你总算是醒了!”纪明见状赶紧跑过去,用各种方式检查起高远志的身体指标。
苏醒之后看到屋子里站着这么多人,高远志顿时有些茫然的开口,“怎么这么多人在这里,我……这是怎么了?”
“高总,两天前你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昏迷不醒了,而且身上还有中毒的迹象,情况非常危急,这几位名医都是闻讯赶来帮忙的,就在刚才,你的病才被东子治好。”
“嗯?突然昏迷,还有中毒迹象?”高远志听到这话,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不过只是片刻,他便堆起一脸笑容的对周围几个西医笑道:“多谢各位百忙之中抽空过来照顾高某人了。”
“呵呵,高总言重了。”
“是啊高总,我们其实都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真正厉害的还是这位小神医啊!”
“今天见识到这位小兄弟的本事,回头我都想去学中医了。”
听到众人议论纷纷的声音,高远志不禁将感激的目光投向刘怀东,“小兄弟,这次欠了个你个天大的人情啊!”
“高总别这么说,明子是我最好的哥们儿,我还没感谢高总一直以来对他的照顾呢。”
“呵呵……”高远志微微一笑,意味深长的盯着刘怀东看个不停。
刘怀东看着那眼神,看着看着,竟是特么的察觉到了几分暧昧,吓得他顿时虎躯一震。
虽然不知道高远志为什么会这么盯着自己,但刘怀东这会儿也是没工夫去理会这些了。
因为他想到自己还有件正事要做,他还欠着人家薛哲一顿屎呢。
想到这里,刘怀东便扭头冲薛哲露出一抹比至尊夜总会的头牌公主还要娇媚的笑意。
薛哲咕咚一声吞了口涎水,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表情抽搐的开口,“那个……刘怀东,之前咱们的赌约不过是句玩笑话,你不会当真吧?”
“你猜呢?”刘怀东双手背在身后,歪着脑袋反问一句。
“这样吧,我愿意跟你道歉,之前是我不对,我不该瞧不起你的医术,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赔你钱,五十万怎么样?”
“呵呵,你接着猜。”
“八……八十万?一百万!”薛哲牙一咬心一横,干脆伸出一根手指头,“我现在就赔你一百万,这件事咱们一笔勾销如何?”
这回刘怀东没让薛哲再猜,只是目光戏谑的盯着他,就像在看耍猴似的不言不语。
屋子里其他知情者,包括纪明在内,看向薛哲时的眼神里也都是多出了几分怜悯。
薛哲目光在屋里扫视了一圈,看到所有人都没有要帮他的意思,并且都在用那种目光盯着自己,心头不禁涌现出了无比深切的绝望。
情急之下,薛哲竟是恶狠狠的抬头看了刘怀东一眼,而后直接转身就要往门口跑去。
这小子竟然要违约逃跑,赌不起竟然要如此光明正大的违约!
看到这一幕后,满屋子人盯着薛哲的背影时,脸上都是浮现出了几分鄙夷之色。
不过眼看着薛哲就要跑出门口时,始终就没进来的孙雅却是突然横移半步,正好不偏不倚的拦在了他的面前。
“让开!”
薛哲竭嘶底里的大吼一声,就要伸手去推开孙雅。
然而他那只胳膊才刚抬起来,便看到自己眼前晃过一抹残影,竟是孙雅毫不犹豫的抬起一脚踢在他的胸前,将他整个人踢的直接在地上爬了个狗吃屎。
刘怀东这才缓缓过来,冲孙雅竖起一根大拇指后,又拿出一根银针在薛哲面前比划了几下,“我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薛大夫,既然答应了要请你吃屎,你是想让我做个言而无信的人么?”
“不,不是……你到底要怎么样!”薛哲目光愤恨的盯着刘怀东。
刘怀东则是直接咧嘴一笑,往他肚子上扎了一针,“我不想怎么样,只是打算请你吃顿好的,顺便帮你治治病而已。”
主:www.wxkdy666.com 备:www.kdy666.com
本站所有信息均采集于互联网,若有侵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